您现在的位置是在:首页>>政策法规>>以案释法>>正文
行李半路遗落 据理维权终获超常规赔偿

行李半路遗落 据理维权终获超常规赔偿

【案情简介】

2017年4月29日,王女士夫妇乘坐天津航空GS7842航班由梅县飞往天津(经停郑州),当晚8时许到达天津机场后王女士夫妇却没拿到托运的行李。到行李问询处查问后得知:因为机场工作人员的失误,导致其行李托运卡被错打成到郑州的乘客名字,并已在郑州下机。

由于次日上午11时王女士夫妇需到港口搭乘邮轮到公海旅行,且夫妇两人的所有行李都装在同一个行李箱中,随身只携带相关证件,故要求机场方务必在其上船前将托运行李交至其手中机场工作人员称郑州每日仅一趟18:55分飞天津的航班,无法满足王女士夫妇的要求,但愿意支付200元的生活补助,该处理方案遭到王女士回绝。王女士气愤之余致电航空公司客服投诉,要求给予合理的赔偿,随即赶赴临近的综合商场,利用仅有的一小时时间买在邮轮上6天5夜换洗的衣物及生活必须品后奔赴港口

6天后,王女士夫妇结束旅程重返该机场取回托运的行李,同时接到航空公司的来电称,根据相关规定按每公斤行李100元的标准可以给予1600元赔偿。王女士夫妇当即表示应当补偿其夫妇二人购换洗衣物及生活必须品的费用3986.7元,并补偿因行李问题造成的精神损失2000元,但遭到航空公司的推诿。

【调解过程及结果】

5月15日,王女士到梅州市消费者委员会投诉,要求梅县机场赔偿其夫妇换洗衣物及生活必须品的费用3986.7元,并补偿因行李问题造成的精神损失2000元。梅州市消委会介入调解后,认真研读相关法律、法规并多次与机场、航空公司、王女士电话调解。航空公司称按照规定,行李延误的每公斤按100元的标准给予赔偿,况且王女士最终也完好无损的拿回了行李。王女士则认为因为行李延误她们夫妇额外换洗衣物及生活必须品共计3986.7,且对她们造成精神伤害,应全额赔偿,调解一度陷入僵局。经梅州市消委会的不懈努力,最终达成一致意见:由航空公司一次性补偿王女士夫妇换洗衣物及生活必须品的费用3986.7

【案件点评】

王女士在购买机票的那一刻起,便与航空公司形成了航空运输合同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经营者和消费者有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义务,但双方的约定不得违背法律、法规的规定。”航空公司未能按照约定行李随机抵达,损害了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简称《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一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条件的,另一方有权要求履行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由此可见王女士托运的行李未能随机抵达目的地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依据《民法通则》、《合同法》的规定消费者享有要求赔偿的权利。对此,航空公司并无异议。

赔偿数额是双方争议的焦点,航空公司坚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第一百二十九条国际航空运输承运人的赔偿责任限额按照下列规定执行:……(二)对托运行李或者货物的赔偿责任限额,每公斤为17计算单位。 第二百一十三条本法所称计算单位,是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规定的特别提款权; 按照国家外汇主管机关规定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对人民币的换算办法计算得出的人民币数额为每公斤100元,故只能给予1600元赔偿。王女士则坚持要按她们夫妇额外换洗衣物及生活必须品共计3986.7进行赔偿。市消委会认为,虽然行李在6天后完好无损地归还于王女士,但行李的意义系用于旅程中使用,且是发生在去程的航班上,故该案不应单纯地理解为行李延误。其次公海航行旅游与陆地旅行不同王女士无法在旅程中途拿回行李使用,所以王女士夫妇必须在登船前购买邮轮上6天5夜必须的换洗衣物及生活。(王女士提供相关购物凭证,且均为必须品,共计3986.7)综上,市消委会支持王女士向航空公司提出3986.7的赔偿要求。

至于王女士提出2000元精神损害的赔偿,市消委会不予支持。根据《最高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的解释规定,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一)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二)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三)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侵害他人隐私或者其他人格利益,受害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因侵权行为而永久性灭失或者毁损,物品所有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因此,王女士没有主张精神损害赔偿的权利。

                                                                      案例提供:梅州市消委会